http://www.apzw.cn

四大利空可致美股2020年崩盘 投资者该何去何从?

  截至刚刚过去的2019年,美国经济的扩张周期持续了整整十年,其间国内生产总值从未有过连续两个季度的收缩,这样的表现已经创下了历史纪录。The Motley Fool刊文指出,与此相对应的,美股也走出了一场令人目眩的超级牛市,从2009年3月9日以来,标普500指数的累计涨幅达到了392%,而根据SPDR S&P 500 ETF的表现,计入股息因素后的整体回报率更高达509%。目前,道指、纳指、标普500指数等主流指标都处在历史最高点位附近。

  2020年初,美国经济依然看上去颇为强势,但是天道循环,盛衰相继,最终的衰退总是会到来的,唯一有疑问的只是时间而已。《财富》杂志日前的一次调查就发现,58%的投资者都认为今年有可能发生衰退。然而与此同时,这些受调查者当中,认为股市今年将下跌的却只有5%。这种显而易见的奇特脱节令人担忧,因为它完全可以被解读为“非理性繁荣”。

  有众多指标都显示,美国经济目前的扩张还将持续下去,贯穿2020年全年,继续为美股牛市提供支持。然而,经济不发生衰退,并不意味着美股就一定不会崩盘。各种重大事件,从当下的疫病流行到年底的总统大选,其冲击力都不可小觑。除了这些外部冲击之外,还有四个重要的经济因素值得投资者去密切关注,因为它们也都有潜力造成美股市场在2020年上演重大抛售行情。

  企业盈利增长疲软

  不少观察家都相信,美股今年的表现将与企业盈利增长情况密切关联。在估值不断高企的情况下,股东们当然希望看到企业利润增加,唯有如此,高估值才能获得存在的正当理由。Refinitiv研究发现,在前一年年底通过的减税法案推动下,企业盈利2018年增长了22.7%,,但是2019年的表现就逊色太多了,估计只有1.1%。

  甚至,还有一些其他的估算得出了企业利润2019年其实是萎缩了的结论。Factset Research的数据就显示,标普500强的盈利其实去年每个季度都是走低的。换言之,指数去年上涨了大约29%,但是盈利却没有跟上,这一事实是投资者今年需要时刻记得,并保持警惕的。

  企业每股盈利增长动能2020年预计会改善不少,Refinitiv的年度增长目标是9.6%,而高盛的预期则是6%左右,华尔街的平均预期要再低一些,但也有4.7%。只不过,即便标普500指数每股盈利2020年确有斩获,头功很可能也该被记在股票回购身上。众所周知,股票回购只是减少了发行在外的股数,却无法为企业的业务本身提供任何支撑。

  正如《哈佛商业评论》所指出的,在2018年,标普500强当中只有47%进行了研发支出,500强全体的研发支出有75%都是来自区区38家企业。当然,这种两极化的表现也不能说完全无法理解,比如那些成熟的大型企业确实没有多大必要去进行研发投资,而科技等板块的企业却高度依赖于研发。可是,无论如何,这至少可以说明,企业确实没有拿出充足的资金来推动营收,以及由此而来的盈利增长。与此同时,由于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升高等因素,整体而言,利润率在2019年也呈现出下滑的走势。

  Factset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24日,美股的点位大约相当于未来十二个月每股盈利预期的18.6倍,比起近五年平均的16.7和近十年平均的14.9都要高出不少。在前述相对疲软,主要靠着回购支撑的每股盈利增长的可能性之下,估值高企的现实就将市场推到了非常脆弱的境地当中,其软肋完全可能在并不遥远的未来暴露无遗。

  股票回购正在降温

  《2017年减税及就业法案》将企业最高税率从35%调降到了21%,由此引发了一波巨大的股票回购浪潮,后者又成为了市场过去三年大涨的主要推动力之一。企业税率的降低使得大量新资金得以涌入各家公司的股票回购计划,而且法案的相关条款还允许企业以历史性的低税率将留置海外的现金拿回国内。

  那些将海外现金提回美国的企业,很多都选择了将一部分资金拿来通过股票回购或者股息派发回馈给股东。企业将股票从股东手中买回后,往往都会选择将其注销,这便意味着发行在外的股票数量减少了,即便盈利总量不变,每股盈利也会因此提升。麻烦在于,这一重大股市上涨催化剂现在已经呈现出疲态,而且今年预计还会进一步削弱。

  高盛的研究显示,2018年当中,美国股票回购规模大约为8350亿美元,而2019年下滑了15%,为7100亿美元,2020年预计还会进一步收缩5%。股票回购力度的削弱其实正说明,认为自己股价被低估的企业数量正变得越来越少。尽管今年5%的预计收缩程度看上去还不算特别严重,但是高盛担心,一旦实际收缩幅度超过这一水平,便可能导致市场波动剧烈抬升。

  企业回购以来一直都是美股涨势的重要支柱,当前的模型显示,这一催化剂今年将遭到削弱。一旦各种潜在变故发生,比如一些关键经济体的表现不及预期,或者国际经贸关系再度紧张,股票回购就可能受到重大拖累,真正缩水的程度远超高盛预期,进而为可能的崩盘埋下伏笔。

  企业债的定时炸弹

  根据媒体的报道,美国企业债总规模2019年年底时已经达到了近10万亿美元,相当于年度国内生产总值的大约47%。这主要应该归因于美国联储为首的各家央行的低利率政策,以及债券市场的疲软。

  低利率便意味着散户投资者可以利用廉价的贷款,同时又必须去追逐风险相对更高的投资。对于企业而言,逻辑也一样,他们往往都选择了举债去回购自家股票,或者投资别的企业。

  更糟糕的是,企业举债与回购之间的关联密切程度超过了很多人的意料。根据高盛的统计,2019年当中,企业通过回购和派息返还股东的资金额度自2007年以来首次超过了自由现金流的额度——在截至去年3月的十二个月当中,派息和回购支出要相当于自由现金流的104%。

  当然,举债回购的做法也不能一概否定。如果企业的业务真的是坚实的,根据自身基本面和成长前景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合乎情理的,因为这的确能够给企业和股东带来好处。可是,近年来,大多数回购企业的情况都并非如此,比如波音和Bed Bath & Beyond都是很明显的例子,他们都推行了大力度的回购计划,而现在的债务负担非常沉重,已经发生了流动性问题。

  事实就是,企业债达到创纪录的水平,而同时,又有许多说不上明智的股票回购计划在执行当中,这两者一起出现,显然对于大盘未来的走向是亮起了红灯。

  国际经济环境不利

  美国经济的表现还算相对强势,2019年超越了预期,而且2020年初看上去也还不错。高盛预计,2020年,美国经济将增长2.3%,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最近更发出了预计将增长3%以上的豪言。这些看上去都是有利于股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然而,大多数美国企业都有着可观的国际经济敞口,而其他主要经济体的减速就可能会让美股的表现受到巨大的拖累。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署的数据,他们的经济2019年第二季度收缩了0.1%,第三季度增长了0.1%,只是堪堪避开连续两个季度收缩——即衰退——而已。统计署的数据是,德国经济全年增长0.6%,也是连续十年扩张了。然而,这一扩张速度其实大幅度低于早些时候政府和分析师们的预期,也创下了2013年以来的最低纪录。消费支出表现好于预期,帮助德国避开了衰退的命运,但是该国的工业生产已经进入下行通道,消费者零售市场迟早会感到压力。

  德国是欧洲的最大经济体,其经济表现对其他国家都会产生重大影响,事实上完全可以视作旧大陆经济大环境的风向标。法国经济第三季度的增速超过了预期,但实际上也不过只有区区0.3%而已。与此同时,穆迪预计英国经济增速2020年将只有1%,还不及2019年的1.2%。

  欧洲之外的其他主要经济体也遇到了麻烦。国际货币基金最近将印度2020年的增长预期从去年10月的6.1%大幅调降到了4.8%。与此同时,中国发布的2019年增速为6.1%。

  宏观角度看去,全球经济表现都显现出疲软态势。即便美国的情况目前看上去还相对理想,但美股市场毕竟不是存在于真空当中。任何海外的风吹草动都可能会迫使美股投资者重新评估全球经济处境,进而降低对股票的信心,引发一轮重大抛售。

  投资者该何去何从

  要准确预测崩盘发生的时间,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这一点早已被历史证明。与此同时,盘整的发生是迟早的事情,谨慎的投资者看待市场的创纪录表现时,既要理解之前的各种趋势,更要注意不断堆积的风险因素。

  当然,这绝不是说投资者现在应该陷入慌乱,乃至于抛掉自己的全部股票。历史还告诉人们,其实与试图预测高点和低点相比,始终坚持在市场当中才是更明智的选择。只不过,在牛市已经来到尾声阶段的时候,投资者显然应该将自己的持股进行一番调整,转向那些高品质的防御性股票。减持投机性的,成长型的企业,增持富有弹力的,派息的股票,这样投资者就可以在不撤出市场的情况下增强自己对未来潜在波动抬头的免疫力。

  长期而言,市场总是要上涨的,哪怕那些高成长股票会遭遇崩盘,但是只要其本身企业业务是坚实可靠的,股价就迟早会卷土重来,再创新高。现在,牛市正在走近第十一年的里程碑,投资者在感到欣慰的同时,也应该评估一下自己的具体持股情况,基于自己的风险承受力来研究一下该如何调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